只是一只企鹅

墙头很多
励志吃遍lof里所有的好粮
欧相💕

芸淮清馆。


兰花烟的香味不断弥漫到我身边,袭到我的嗅觉上来。老板娘也曾年轻过。清风拂过她发梢,似乎还能闻到昨夜洗发水混合着兰花烟的香味。日光透过窗纱撒在她旗袍上。暗蓝底上绣上一小株腊梅,从腰部起到肋骨结束,隐约还能看见凋落花瓣的暗纹。柳叶眉紧皱眺望远方,手里还拿着她的兰花烟。抽起来像是没完没了。

我只知道老板娘姓许,名占芸。我与她一同在茶馆里做营生,虽然我只是个打下手的。老板娘从来不让我叫她老板娘,要我叫许小姐,就连许女士也不能叫。她说这会把她叫老喽。许小姐很少说自己的故事,有一次应是她喝些酒,上头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抱紧我,和我讲道她的过往。

她曾经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她爱上了服侍自己多年的丫鬟。家里人不给,她便带着丫鬟私奔。可惜那丫鬟并不喜欢许小姐,并且觉得许小姐是个异类,便又与别的男人走了。许小姐是个痴情的种,放不下。之后乃开了个小茶馆,来纪念她的爱,称作芸淮清馆。

许小姐在那次醉酒之前,也有试过醉酒,不过也没那么醉。许小姐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溢出鸦黑睫毛外沾湿她睫毛,顺着脸颊弧度滑到下巴。她很安静。我一直静静地观察她,她也由我放下手头工作。天才刚被夜色浸染,星星此时也未曾醒来。纱窗外还传来些模糊的吆喝声,狗吠也显得冷清。许小姐哈了口气,抑住嗓子底下的悲哽,气息因寒冷而变成水蒸气。

我想给她盖上外套,但因不忍心打扰她便作罢了。现在想想,莫不是她在生我当初没有给她盖外套的气?哈哈,这可得下回分解了。


之后,许小姐很少碰酒,和我也越来越少话可说。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