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只企鹅

墙头很多
励志吃遍lof里所有的好粮
欧相💕

撒谎者俱乐部01

宾夕法尼亚州。

正挂佛罗里达州车牌的黑色轿车呼啸驶过,刺眼的灯光射进破烂的百叶窗。没有人会认为那间破旧旅店会有客人。

旋动淋雨把手吱吱声和如同火车经过的水管呻吟声戛然而止。

“砰”

浴室门开了。

碎线头的劣质长毛巾将凡娜围住,正处发育期的双峰轮廓似有似无。可她却不着急穿上衣服。走出浴室踮起脚跨大步顺势躺在沙发上。未被吸去的水滴顺她小腿、脚踝、脚跟落在沙发之上。她让自己枕住沙发扶手,举起左手至对面上方墙壁的电子钟方向处。

“00:59”

深红数字中间的冒号不断闪烁。她用拇指和食指比出手枪的形状,随后她的拇指向下一弯。

——“砰!”她几乎是喊着说出来,此时此刻深红的数字变为01:00。

凡娜目前为止依旧精神饱满。没有人看我这可爱的表演实在是太可惜了!她想。

“你真是个怪家伙!”这是曾经一个满脸胡茬的大叔说她。这个胖男人,迟早有一天会喝醉酒一头扎进臭水沟里!“噢,我的天,你真是个坏女孩!快点滚!”这是一个穿着酒红色的女人评论她。这个女人太高傲了,希望她能被邻居家的猎犬咬破鼻子。凡娜在心中暗暗诅咒道。

可怜的男人和女人,谁又知道凡娜诅咒的是自己的养父养母呢。凡娜欣赏着身上的“花纹”。那是被养父母所留下的痕迹——右手和左手上被粗绳勒出的瘀痕、细长的腿尽是与鸡毛掸子激烈亲吻过的长纹……她的养父母受到只是收到凡娜的诅咒实在是太幸运了。她被他们当成发泄的工具,从来都是有一餐没一餐的她实在是受够了。

于是她趁这两头睡得如死猪的混蛋发出轰隆雷声般鼻鼾,便马上顺走他们的积蓄和值钱的东西,想逃离两个恶魔。要是凡娜知道他们一觉醒来没了任何值钱的东西由惊讶转悲伤再转到愤怒,那她肯定会发出连隔壁几间房都能充斥着的笑声。凡娜斜靠在沙发上,年龄大的沙发因凡娜改变坐姿而发出吱呀一声。凡娜飞快地把从养父母家顺来的钱点清楚。突然她想到一件很严重的问题——

这点钱用完以后该怎么办!

回去继续过着那种非人的生活吗?不,这可不行。去孤儿院?这行不通。凡娜开始心虚,她故作镇定地拿起遥控器把电视打开。她觉得气氛热闹一点会让她更加安心。实际上嘈杂的广告让凡娜更加急躁。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这里离养父母的家并不是很远。她得做好一个长远的打算。


开头有参考,忘记是哪本书了。
随手之作,可能不会继续更,也可能会继续更。

评论

热度(2)